• <samp id="ue24g"></samp>
  • <blockquote id="ue24g"></blockquote>
  • <menu id="ue24g"></menu>
  • <blockquote id="ue24g"><input id="ue24g"></input></blockquote>
    <input id="ue24g"></input>
  • <input id="ue24g"><object id="ue24g"></object></input>
  • 咨詢熱線:400 8787 666
    郵箱:69576000@qq.com
    企業拆遷
    業務范圍
    當前位置:> 首頁 >
    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辦理的企業、廠房類十大經典拆遷案例
    2020-05-13 14:23:28 ???|???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220

      1、上海松江某倉儲公司廠房拆遷案

      原告上海市某倉儲公司,位于上海市松江區,其廠房出租給50多家企業開展生產經營,為社會提供了上千個工作崗位。

      2015年3月15日,被告某鎮政府突然對原告進行現場檢查,竟認為原告經營了近十年的廠房系違法建筑,并對原告做出《責令限期拆除違法建筑決定書》。2015年11月18日被告又向原告制作并送達了《強制拆除違法建筑通告》,表明因原告未自行拆除,其將組織人員對原告建筑物進行強制拆除。

      冠領律師接到邀請后迅速趕往上海馳援,經過幾日馬不停蹄的現場調查、證據提取、內部討論、法律分析,一場堪稱拆遷訴訟典范的維權博弈正式展開。

      冠領律師首先代理原告就被告作出的限拆決定書起訴至松江區人民法院,訴訟獲勝后,鎮政府不服,上訴至上海市一中院,在冠領律師的有力防守下,二審法院駁回了鎮政府的上訴。

      隨后冠領律師分別向法院提起確認強拆通告違法、確認強拆行為違法的訴訟,并雙雙勝訴。被告雖再次提起上訴,但在研判情勢后自知難以翻盤,又雙雙撤回了上訴。

      2017年8月,在確認行政行為違法的訴訟大獲全勝的基礎上,冠領律師向松江區法院起訴要求被告對其違法行為造成的損害進行賠償,該案于2017年11月開庭審理,后進入調解階段。由于案件極為復雜,直至2019年1月7日,雙方最終達成行政調解:被告向原告支付賠償款共計1.75億元。

      本案前后歷經3年有余,終于塵埃落定,原告和冠領律師的辛苦付出終于得到了滿意的結果——獲賠1.75億元之巨。掩卷之余,還應當看到這一案件贏得十分不容易:

      首先,證據繁多——被告為避免行政賠償的結果,舉示了12項證據,原告為獲得法院支持,舉示了19項證據,冠領律師對該31項證據的真實性、合法性、關聯性逐一審查,并針對被告的12項證據逐一質證,力求從事實和程序角度推翻被告的主張。

      其次,標的巨大——原告倉庫涉及50多家經營者、1000多人的就業問題,冠領律師認為,面對這種情況,必須更加慎重辦案,決不放過任何細枝末節,為了原告及1000個家庭的生計,本案即使再難,也不輕言放棄。本案一日未審結,律師的心就一日不放下。

      最后,難度極大——拆遷案件中大案、難案的辦理往往環環相扣,一個程序中的失誤可能像多米諾骨牌一樣傳導到后續程序,案件辦理中的絲毫松懈都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后果。在本案中,冠領律師憑借高屋建瓴的整體規劃,錙銖必較的細節雕琢,實現了七個訴訟程序無一敗績的驚人成績,最終為當事人挽回了巨額損失。

      2、天津某能源草培育基地征收案

      某公司在天津某地投資進行能源草培育,該項目是與天津農學院共同合作開發,由農學院提供技術,當事人提供資金、場地。經了解,能源草作為一種新型能源,既可代替多種燃料,也可提煉治療女性乳腺癌的藥物,未來發展潛力巨大。

      該地被劃入征收范圍后,征收部門非但不給與其合理補償,還陸續對當事人經營場所采取停電、堵門等多種逼遷的手段而迫使其停止草種培育。2013年起,當事人被逼踏上了長達五年的上訪歷程,可并沒得到相關政府部門的重視,五年里給當事人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

      北京冠領律所周旭亮、任戰敏律師團隊率領冠領資深拆遷律師團歷時6個月,啟動諸多程序,利用高超的談判技巧,終于令對方折服:將天津38畝某高科技農業項目從補償無著落,提高至總計補償近千萬元,目前已一次性到賬!

      該案在冠領律師團隊介入前,懸而未決了5年;2018年3月,周旭亮、任戰敏律師帶領團隊介入后,綜合考慮各方利益博弈,巧用評估程序,成功打破僵局,最終歷時6個月,成功爭取到近千萬的合理補償。

      3、江蘇無錫某日化用品廠拆遷案

      委托人王某,自南京大學畢業后,長期從事打印機粉墨技術研發,后成立無錫某日化用品廠,并成立生產粉墨的工廠,其研究的打印機粉墨曾獲得多項國際技術專利。

      近來,當地政府因項目建設原因,需要征收王某某的廠房,但補償評估總價僅為人民幣 1188124 元,王某某認為政府提出的征收補償方案不合理,其中的補償額額度過低,亦未對其停產停業損失進行補償,于是尋求冠領律所幫助。

      冠領律師介入后,開展了大量工作:其一,申請政府信息公開,研究政府的征收政策是否經過合法審批;其二,將當地政府起訴至法院,請求確認政府在獲得拆遷許可的程序上存在瑕疵,其立項批文、用地規劃批文、工程規劃批文均存在不法情形;其三,向相關部門申請查處政府的違法施工行為,追究相關負責人責任。最后,對人民法院已經生效的不合理裁決提請檢察院抗訴,啟動再審程序。

      最終,在我方多重攻勢之下,本案以調解結案,王先生的企業廠房拆遷補償由原來的118萬提升至1728萬。

      4、浙江某市真空設備有限公司拆遷案

      劉某是浙江某真空設備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該公司位于浙江省某市,擁有數千平米廠房,從事真空設備生產。就在廠房面臨征收之時,當地行政部門卻將其廠房列入浙江省出臺的“三改一拆”整治活動中。劉某認為自己的廠房符合法律法規規定,不服該決定,遂委托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接受了劉某的委托,立即指派經驗豐富的律師著手處理此案。律師團隊在了解案件基本情況之后,向相關行政部門發送律師函,闡明當事人劉某的立場和訴求,期望得到行政機關的正確對待。然而,該市區政府下設的“三改一拆”行動領導小組辦公室仍然作出限期拆除通知。

      面對不合理的通知,冠領律師團隊及時整理證據材料,起草訴狀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冠領律師在庭審中出示了完整的證據材料,援引法律法規論證了限拆通知書的違法之處。拆遷方無力辯駁,主動撤銷該限拆通知書,冠領律師也撤回了起訴。

      律師主動起訴給拆遷方施加了巨大壓力,打破了其“以拆違代拆遷”的預謀,拆遷方隨后主動與劉某進行協商,在中級人民法院的調解之下,律師團隊與拆遷方多次協商,最終為劉某爭取到數百萬的拆遷補償,案件得以順利解決。

      5、北京某招待所拆遷案

      當事人孫某在北京市東城區長期租賃了一棟樓房經營招待所,招待所注冊于2007年,一直生意興隆。其后由于北京8號線地鐵修建需要,孫某的招待所被劃入征收范圍。

      由于出租方答應給與招待所的停產停業損失補償與裝飾裝修補償等過低,引發糾紛。出租方一紙訴狀起訴至法院,要求招待所盡快騰房。孫某見情況緊迫,委托北京冠領律所代理案件。冠領律師經過認真分析案情,制定了周密的訴訟計劃,拉開了本案撲朔迷離的連環七訴的大幕。

      由于出租房起訴招待所請求解除租賃協議,要求其騰房的民事訴訟一審已經完畢,判決支持原告訴訟請求,冠領律師立即啟動第一計——上訴程序,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此舉目的在于通過上訴程序爭取時間,然后利用二審審理期間使用第二計——提起行政訴訟。然而,騰房案的二審判決仍不盡如人意,二審法院支持了被上訴人的訴求,法院下達執行通知后,冠領律師同時啟動了第三計——提交終止執行申請。

      隨后,冠領律師制定了周密的訴訟計劃和談判計劃,通過第四計申請再審,第五計起訴拆遷許可和第六計申請裁決等一系列訴訟策略保住了孫某的房子。此時,案件進入白熱化階段,為了最大限度地保障委托人的合法權益,冠領律師決定使用第七計,變被動為主動起訴,對出租方提起訴訟,請求被告支付房屋裝修費用等損失。

      最終,在冠領律師的連環七訴順利實施之后,本案圓滿結案,幫助委托人獲得包括停業損失、裝修補償等補償金共計400多萬元。

      6、貴州黔南州某苗木基地勝訴某市政府

      貴州省黔南州一苗木基地與當地政府發生了征收補償糾紛,當地政府在征收補償決定中明確給與苗木基地296.58萬元補償,但是在苗木基地與當地政府共同委托的評估機構出具的評估報告中,卻顯示苗木基地上苗木價值達到1422.68萬。政府不認可這一評估結果,堅持按其征收補償決定中的數額進行補償。

      冠領律師接受委托后,首先向當地中級法院起訴撤銷市政府作出的征收補償決定,在律師的論辯下,補償決定漏洞百出,補償決定被法院依法判決撤銷。市政府不服上訴,但冠領律師嚴絲合縫的防守讓其無隙可尋,最終二審法院判決維持原判。

      補償決定被撤銷后,冠領律師緊接著就向當地政府提出補償申請,然而在補償申請書郵寄到市政府的第二天,市政府就將申請書移送給了市信訪局,當當事人前往市政府詢問處理情況時,工作人員竟蠻橫地回應:“你不用等了,我們不可能給你回復!”

      得知此消息,冠領律師一紙訴狀將市政府起訴至黔南州中級法院,要求市政府依法予以補償。在訴訟中,冠領律師針對本次起訴的合法性、市政府的被告主體資格、補償的具體項目等與被告展開了激烈的辯論。這場訴訟既較量的雙方法律功底、庭審技巧,更考驗雙方對案件事實細節的把握。最終在我方多方面均勝出的情況下,法院判決被告市政府向原告支付補償款1422.68萬元。

      7、湖南瀏陽某廠房限期拆除案

      原告聶某某的廠房在湖南省瀏陽市某鎮。2018年9月18日,被告瀏陽市某鎮拆違控違工作領導小組向聶某某下達《限期拆除通知書》,該《通知書》以聶某某未經批準,擅自占用集體土地為由,責令其限期拆除建筑物,并告知其如不拆除,將組織人員強制拆除。聶某某不服,向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請求援助。

      接受委托后,冠領律師仔細查看了各項文書、證據,從中提出以下質疑:其一,該鎮拆違控違工作領導小組是否有權做出限期拆除的決定,其是否為法律法規授權機關或被委托的機關?其二,被告前后做出的行政行為存在矛盾,被告先前對原告進行調查認為原告符合總體規劃,做出罰款并沒收的行政處罰決定,后又出爾反爾認為原告的建筑物不符合總體規劃,被告對此自相矛盾的行為也未舉證說明理由。其三,被告對原告做出處罰,意味著其承認原告對建筑物的權利,但《限期拆除通知書》卻以原告對涉案工棚沒有權利為基礎,可見被告在權利認定方面也存在自相矛盾。

      基于以上質疑,冠領律師協助委托人聶某某將被告起訴至法院,該案在我方律師和當事人的舉證說理下,人民法院最終認定:被告鎮政府下達《限期拆除通知書》的行為沒有按照《行政處罰法》規定的一般程序履行行政處罰程序和聽證程序,程序違法,依法應予撤銷。該案以我方勝訴落下帷幕。

      8、江蘇南通某養殖、加工廠強拆案

      委托人在江蘇省南通市某村 6 組擁有合法注冊的廠房。該廠主要是從事雞鴨飼養、自養自銷以及肉制品生產加工,生意火爆。廠房占地面積大,地理位置優越,房屋價值高。

      后來相關征收單位以“高鐵西站的附屬設施”項目為由將委托人房屋列入征收范圍。從征收開始,相關征收單位一直試圖讓委托人簽署協議。委托人認為上述征收行為涉嫌違法,且補償標準過低,因此一直未與任何單位簽署安置補償協議。

      2018年2月8日,正值中國的傳統節日小年,在委托人尚未與該鎮拆遷辦工作人員就征收補償安置協議達成一致意見的情況下,幾十個不明身份人員公然冒充人民子弟兵,頭戴軍帽,手持軍械,身著中國武警制服,浩浩蕩蕩地非法侵入委托人的廠房,并對我方委托人的廠房進行強制拆除。在非法強拆委托人房屋和故意損毀財物的過程中,不明身份人員發現拆除現場有三人,此三人分別是該廠法人代表的妻子、女兒和孫女。為了阻止妻子和女兒取證,不明身份人員竟將三人非法拘禁。

      本案的特色在于,拆遷過程中竟然存在冒充軍人的情況,這不僅給被拆遷人造成了極大的威脅和不安,也給拆遷人的名聲造成了嚴重的不良影響,由于黑惡勢力的介入,我方委托人的合法權益欲得到救濟變得更加困難。此時,律師的出謀劃策對委托人而言尤為重要。

      在律師的幫助下,委托人向中共中央辦公廳等多個上級機關反映此事,以督促各方依法行政,懲治違法犯罪。在以上措施營造的安全、公正環境之下,冠領律師代理當事人通過一系列訴訟最終為當事人獲得了合理的賠償。

      9、安徽亳州某新型墻體材料公司強拆案

      2018年6月份,安徽省渦陽縣某材料生產廠被貼上了《限期拆除決定書》,這個廠房占地面積達到19620平方米,建筑面積也有近1萬平方米,在當地合法生產已經超過六個年頭,從來沒有過違法的記錄,公司負責人耿先生收到限拆決定后第一時間聯系了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

      隨后,冠領律所安排了兩位專業拆遷律師前往現場調查情況、收集證據。經過會議討論,律師決定先對“沒收”處罰提出行政復議,再對“限拆通知”提起訴訟,同時基于對這類案件豐富的經驗,為了應對廠房被突襲強拆,冠領律師給耿先生提供了大量建議。

      6月25日,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鎮政府組織大量人員強拆了耿先生公司的廠房。因為有前期大量準備工作的鋪墊,確認鎮政府強拆行為違法的訴訟得以迅速展開。

      庭審時被告方稱原告的廠房在6月6日已經下發行政處罰決定書沒收違法所得,其已經不具有原告資格;且在拆遷過程中原告本人和鎮政府工作人員之間態度平和,沒有沖突對抗,不具有強拆特征等。

      針對被告觀點,原告方兩位代理律師按計劃一一質證,有理有據,條理清晰。經過幾番激烈的辯論,最終法院認定:被告某鎮政府雖然在舉證期限內提供了證據,但該證據并不能證明其強拆的合法性,被告直接實施強拆行為違反了行政強制法的程序規定,該強拆行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程序違法,依法判決確認被告某鎮政府強拆違法。

      10、青海海東某種業公司勝訴某區政府

      早在2018年5月份,年過七旬的趙總就與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取得了聯系,向律所工作人員講述了自己畢生心血建立的種子公司如何在一夜之間被當地行政機關夷為平地。然而當時趙總對他的官司還是抱著比較樂觀的態度,沒有委托冠領律師代理。

      幾個月后,一審判決下來,某市中院駁回了趙總的訴訟請求;又過了幾個月趙總收到青海省高院寄來了的二審判決書,判決結果仍然維持一審判決,駁回了他的上訴。到這時,已經是2019年6月份。

      萬般無奈的情況下,趙總再一次聯系了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在和冠領工作人員多次溝通,尤其是參加旁聽冠領劉鵬飛律師的一場庭審后,他決心更換律師,請冠領律師團隊代理他申請再審。

      而此時,不知從哪里傳來一句謠言,說這次的二審判決是青海省高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溝通后作出的,申請再審也無濟于事。與趙總一同起訴的其余5個人經過兩審判決的打擊,又受到此類謠言的影響,對案件徹底失去了信心,打了退堂鼓。趙總獨自一人毅然決然地堅持將冠領律師請到家里,研究分析案情,準備申請再審的方案。

      在再審申請書中,冠領苗律師總結同事討論結果,全面分析了一、二審在事實認定、法律適用中的錯誤,尤其著重辯駁了一、二審區分階段審查行政強制行為的做法,提出了區分階段進行審查的前提是:行政機關在強制拆除前作出了有效的限期拆除決定,在強制拆除過程中也按照行政強制法的規定作出并送達了強制執行決定。如果行政機關未履行上述程序即直接拆除相關建筑物,就沒有對此類案件分階段進行合法性審查的事實依據,而在本案中行政機關未能充分證明其有效履行了上述程序。

      最高人民法院認同了冠領律師的再審申請觀點,裁定將本案發回青海省高院重審,在裁定書中,還引用了苗律師上述精彩論述。

      當然,在最高人民法院勝訴只是意味著本案取得了階段性勝利,接下來案件進展如何,冠領律師如何達至最后勝果,實現當事人訴求,讓我們一起期待。


     

    撰稿:馬佳斌
    類型:A 類稿
    編輯:侯學飛
    審稿:張主編
    法務:楊玲玉

    上一篇:當初同意建廠如今行政處罰,公信力何在?      下一篇:冠領代理湖南永州某環保碳廠行政賠償案上訴,二審法院判決發回重審
    熱線:400 8787 666(24小時)
    郵箱:69576000@qq.com ? 郵編:100052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莊勝廣場中央辦公樓5層、6層、15層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北京冠領律師事務所?版權所有 京ICP備14040642號
    国内自拍偷国视频系列,久久国产乱子伦免费精品,国产最新进精品视频,a级黄韩国电影免费